adelatoo

五次阿纳金弄丢了他的光剑,一次他没有

😂那张图难道不是开罗人的梦想吗

涛声依旧:

鸡血产物。


如果说灵感是swco那个成精的光剑大概没人信吧……


本来以为肯定有人搞过这个梗了,结果大略搜了一下好像没有?不管了反正我要搞。


脑洞的发展路线是这样的:光剑成精了→光剑每天到阿纳金/维达的梦里来找他→光剑:安尼啊,你还记得我吗?吉奥诺西斯一别,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你还好吧?累不累啊?要不要煮碗面给你吃?→另一把光剑:那小子一碰到我我就知道是你儿子,真没想到穆斯塔法之后还能再见到一个走天→两柄比人高的光剑在维达床头唠嗑到天明→醒来的维达:wtf宁可梦到欧比旺


跟正史有点出入,理论上阿纳金只有过两把光剑(老王还三把呢!)不过为了这个梗我就胡编乱造了。


现写现发,有BUG希望提醒我,我尽量改掉。






-This weapon is your life! Next time, try not to lose it.


It turns out this weapon is his life, and he did lose it.


He did.




阿纳金知道光剑对一个绝地来说有多么重要,他非常清楚这一点,由内而外的清楚,并且认同,不像对某些绝地教条那样仅仅是点头附和然后左耳进右耳出。


他珍视他的光剑,如同他的师傅教导他的那般。


他不是故意要把光剑搞丢。但他还是搞丢了,不止一次。




在伊冷上,他听见了水晶的召唤,一股力量牵引着他往那个召唤他的方向走去。欣喜之情漫过全身,他感受到了自己对绝地之路的喜爱和向往。这种感情也许应当出现得更频繁些,阿纳金能清晰地记起这么几个时刻:他,和一群幼徒,全都比他矮,是一群圆滚滚的小团子,只有他高出一截。同样不如他高的尤达站在幼徒中间,用八百岁老人独特幽默感和倒装句打了个趣,幼徒们笑了起来,阿纳金和他们一起;他与他的师傅离开某个陌生星球,当他们来时,这里的人们欢迎并尊敬他们,因为他们是绝地,当他们离开时,这些人由衷地感激,因为他们确实帮助了这些人;他无意中倾向师徒间的纽带寻求安慰,他不想这么做,这很懦弱,会显得他像个小毛孩,但欧比旺温暖地回应了他,通过纽带向他送来关爱之情;还有现在,原力在呼唤他,原力在指引着他,原力包围着他,同时流动着,联系着他与这个宇宙。


他取下了那块石头,水晶在他手中闪烁着,变成了蓝色。原力由水晶流向他,又由他流向水晶,传递着一波波震颤。阿纳金知晓这将是一件于他极其重要之物。


当他呼应着原力,小心地将这块水晶与光剑的剑柄组合在一起,每一个瞬间都是那样的崭新,那样的独特。原力翻起一波波欢快的浪花,阿纳金握住剑柄,第一次启动一把属于他的光剑。蓝色的剑刃划过空气,原力迅速缠绕上来,力量与一种肃穆的感觉一起涌上。


他是一个绝地。


阿纳金抬起头,蓝色光芒的映衬下,他的师傅朝他露出微笑。


他小心地使用这柄光剑,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力量与渴望逐渐增长,有几次,他让光剑脱手了。


当这柄光剑在吉奥诺西斯的机器人生产线上被剁成两半,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去惋惜。欧比旺又要念叨了,这个念头短暂地划过他的脑海,接着他就全力投入到营救中去,帕德梅,欧比旺,他自己。他设法切断锁链,驯服了那只力克,机器人包围了他们,然后绝地到来,塔苏扔给他一把光剑。握住剑柄时的陌生感难以忽略,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他其他人一起登上炮艇,朝杜库逃走的方向追过去。当炮艇掠过机器人工厂的上空,他依然能够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在他脚下燃烧着的工厂深处。他不知道这是原力传递来的真实感受还是自己那被许多大师诟病过的丰富感情在作祟。那柄光剑已经被破坏了。


那柄光剑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从他用这柄剑参与的第一场战斗,到整个塔斯肯村庄的死尸。


阿纳金将之抛在了身后。


他失去了光剑,得到了全世界最美丽的女人的爱。这二者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但阿纳金并不后悔。




等他适应了自己的机械手,他又去了一次伊冷。新光剑比上一把更趁手,毕竟他一直在长高。但阿纳金仍然记得组装第一把光剑时的感觉 。他决心不让这柄光剑遭受同样的命运。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达成了诺言。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尽量帮助那个星球的原住民,欧比旺只打算为他们护航,并帮助他们寻找新的居住地。阿纳金持不同意见,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部族可以奴役另一个部族,前者在遇到危险时丢下成百上千被锁链拴在一起的奴隶,自己逃命。


他救下了那些奴隶,并在夜里摸出帐篷,悄悄砍断了锁链。恰巧巨兽来袭,他的光剑卡在了一只巨兽的腹鳞上,然后巨兽甩动尾巴,将他击飞出去。


欧比旺用原力接住了他。他的师傅刚从帐篷里匆匆爬出来,看着狼狈极了。阿纳金甚至有点想笑。


欧比旺不悦地瞪了他一眼,为了他此刻的表情,也为了他的光剑。阿纳金抓住了离他最近的爆能枪。欧比旺的蓝色光剑亮起,他的师傅在他的掩护下欺身而上。


事后欧比旺对阿纳金说:“你应当更为慎重。”


阿纳金没有说什么,但他的情绪还是通过师徒间的纽带传递到了他的师傅那里。


欧比旺叹了一口气。“你对奴隶的同情值得赞赏,你的表现也十分英勇。”他说,“但你的行事并不恰当。谨慎你的行为,理清你的想法,否则你将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阿纳金的嘴唇动了动。又不是说欧比旺自己没有弄丢过光剑。




他的第三柄光剑没撑多久。他们坠机时,或者按照阿纳金的话说,强行着陆时,光剑因为岩石的碰撞从他身上滚了出去,阿纳金看着它落进深渊里。


后果就是,整个任务期间阿纳金都不得不和欧比旺用同一柄光剑。当他们在战斗中时,欧比旺会将光剑抛向他,等欧比旺更需要光剑时阿纳金又会把光剑抛回去。欧比旺的光剑用起来还不错,但不如他自己的好。阿纳金怀疑这是他们战斗风格不同的原因。


阿纳金曾今腹诽过欧比旺也曾弄丢光剑。很久以后他才意识到吉奥诺西斯之后欧比旺就没有再换过光剑了,他一直用着这一把,在整个克隆战争及其后的漫长岁月中。想一想,这还挺奇妙的。




第四柄光剑从阿纳金手中松脱,留在了那个被水灌满的古老遗迹里。但他靠着这一点救下了整个克隆兵小队和他的学徒。阿纳金感到欣慰。




第五柄光剑滚落在穆斯塔法的地面上时,阿纳金死死地看着那里。他也只能看着那里。岩浆燃起的火焰正灼烧着他的残躯,剧痛撕碎他的每一寸的皮肤,愤怒充斥他的灵魂,膨胀开来,要将他撑裂。


“我恨你!”他大吼道。


他注视着欧比旺捡走了自己的光剑,好像将最后一点属于绝地阿纳金的东西从这堆燃烧着的西斯破烂里抽走。杀了他。一个声音在他的心里呼喊道。他会的。如果他还有一点力气,他一定会杀了欧比旺。如果他没有死在这里,总有一天他会杀了欧比旺。他不需要去思考为什么。他让这个声音占据他的心灵和身体,感到一阵接近满足的快意。


他在沉重的头盔后,在黑色的外壳下,在机器的包围中,呼吸着潮湿的空气,聆听了帕德梅的死讯。她离开了。她不想再看到他。当然了。他杀了她。一切都结束了。




他得到了新的光剑,红色光剑,一开始,来自皇帝的馈赠。很快达斯维达便不再需要这种帮助。


他是达斯维达。当他的红色光剑亮起,无人敢不畏惧。




在去贝斯坪之前他已经知道那个男孩就是他的儿子,他已经找了这孩子好一阵子了。但当卢克手中的光剑亮起来时,他才清晰地感受到这一点。


阿纳金已经死了,塔图因的奴隶阿纳金,施米的儿子阿纳金,绝地阿纳金,克隆战争的英雄阿纳金,师傅阿纳金,欧比旺的朋友与兄弟阿纳金,帕德梅的丈夫阿纳金,这些都死了。


但这个男孩的父亲还活着。


这就是这个男孩现在握着这把光剑站在他面前原因。


一股奇怪的感情席卷了他,几近于在阿纳金还存在的时候,他在绝地之路上所体会到的那种感情,庄严,平静,温暖。原力环绕着他,为他所屈服,却也将他与这个宇宙联系在一起。


这个男孩会和他一起统治银河。下这个决定时他正从贝思坪的深处拾回那把光剑。原力指引着他,熟悉的感觉在他接近那柄光剑时漫过他的身体,尽管他身上的许多部件已经是机械了。


他保留了那柄光剑,放在自己的住所里,作为达斯维达少有的私人物品之一。绝地不当有私人物品,西斯也不当有,但这柄光剑是他的,因为他,和他的儿子,两个曾经使用过这柄光剑的人,他们会一起统治银河。




他费力地睁开双眼,用自己的眼睛看着他的儿子。他想要抬起手,即使是机械手臂,他想要抚摸卢克的脸颊。但他已经做不到了,原力即将带走他。


他的光剑,阿纳金的光剑,他的最后一柄光剑,仍在遥远的他的住所里。也许会和那个地方一起被摧毁,也许不会。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已经找回来了。




END.

评论

热度(34)

  1. adelatoo涛声依旧 转载了此文字
    😂那张图难道不是开罗人的梦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