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elatoo

神奇动物在哪里(2)

番外……混进了对家的毛球啊😂【老王打开门被砸一头毛球

isaakfvkampfer:

掘地武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奎刚和杜库是不是有一腿。否则是伯爵也不敢把银行卡交给奎刚啊。他玩一拿起买一颗星球养pathetic life forms咋办哟


Grenier d'Abondance:



11.




“天行者先生,我并非质疑你的造船技术,”欧比旺奋力在上下颠簸的船舱内保持平衡,他高举毛刷,给比他高一个半身的尤皮擦洗身体,“但是敢问你这艘穿梭机的超空间引擎通过质检了吗?我恐怕这震动幅度已严重超出共和国GBP-2938号标准。”




“塔图因可没什么标准,不管正着飞还是倒着飞,只要能飞的就是好飞船。”安纳金又检查了一遍自动驾驶设定,确认无误后便去倒热水煮廉价泡面。不多时,垃圾食品的浓郁气味便充溢船舱,欧比旺不由皱起眉头:“个人建议,你不要仗着年轻就乱吃东西损害健康。”




“我倒是想吃点健康的啊,要么你把那条宝贝龙让给我?它的肉应该很营养。”




或许是嗅到了泡面的味道,克雷特龙的五角形脑袋真的从欧比旺的束腰上衣领口探出来了。虽然飞船颠得厉害,但它似乎不受影响,一溜烟地顺着欧比旺的袍子爬下来,然后窜到安纳金的靴子边,顺顺当当地一路爬上他的手腕,并对着碗里的泡面吞吐尖端呈三角形开叉的舌头。




“呃,你也想吃?”




安纳金不安地低头看触感滑溜溜的克雷特龙,小东西晃着脑袋,叫得更欢了。




“你可以把面条切碎了喂他点,”欧比旺耸耸肩,“克雷特龙的肠胃能消化石头,尝两口垃圾食品应该没问题。”




“这可是你说的,出了事我不负责。”安纳金用叉子搅断几根面条,然后喂给克雷特龙,它伸出舌头,一下子就全部吞进肚里。不知为何,安纳金有点高兴,他用叉子敲敲幼崽的脑袋:“我要把你喂得肥肥的,然后拿你当新年大餐……”




“滴——滴——滴——”




全息通讯器高声作响,在欧比旺的口袋里震得厉害。他立马扔开毛刷,取出通讯器接听。




“欧比旺,有紧急情况,”奎刚的蓝色全息图像用极快的语速说话,“你先不要回圣殿,委员会正准备把你交给参议院。”




“可是为什么?”欧比旺大惑不解,“难道他们还对毛球的事耿耿于怀?”




“你养的兰克冲出来伤人了,我和杜库都相信是别人陷害你,但是他们不听,”奎刚无奈地叹气,“总之你先去克里兹女公爵那里避避风头。不用担心没钱买饲料,我一会儿就给你转2000信用点。”




“师父,你哪来那么多钱啊?今年还没发年终奖吧。”




“我会用杜库师父的卡,放心,他家是伯爵,有的是钱。”




“那个,既然说到钱,”安纳金放下泡面,几大步跨到欧比旺身边,“我是送他回来的司机,麻烦您一会儿把路费也转给我,我打表计价的,可以开发票。”




“这是谁啊?”奎刚好奇地问。




“他叫安纳金,在塔图因帮了我不少忙。”欧比旺解释道。




“很高兴认识你,安纳金,”奎刚面露慈爱笑容,“我会把路费也汇过来的,有机会我还要当面谢谢你帮了欧比旺。好了我必须走了,欧比旺,详细情况你可以去问克里兹女公爵。”




通讯戛然而止。




“该不会是兰克的发情期到了吧……”欧比旺捂着脑壳,陷入沉思。




“你叫欧比旺,对吧,”安纳金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本只是你的假名。”




“对。”




“那么,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安纳金深吸一口气,“如果一个普通的饲养员忘了关好笼门,恐怕他并不会引起参议院的注意。”




“因为我工作的地点不是普通动物园,是科洛桑首都动物园……”




“你绝不是饲养员,”安纳金显然不耐烦了,“我知道的,你不是一般人,我试过读取你的思想,但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你能……感知别人的思想?”




欧比旺愣住了。




“对啊,怎么了?”




欧比旺凝神思索一阵,终于开口:“事到如今,我就和你说实话吧。我叫欧比旺·克诺比,职业是掘地武士。”




 




12.




莎婷·克里兹女公爵忽然觉得,事物的好坏变化往往发生在转瞬之间。打开盒盖之前,你永远无法确定里面装的内容究竟是好还是坏。




今晚就是一例。




欧比旺不在科洛桑——坏消息。




但是他马上就要回来了——好消息。




但是他一回来就会被参议院逮捕——坏透了的消息。




但是奎刚大师叫他来自己这里躲藏——好极了的消息。




但是他竟然带了第三个人——天大的坏消息。




然而她仍得装出毫不介意的样子,叫侍女给欧比旺和那个叫天行者的人形自走电灯泡倒茶。




“奎刚师父让我问你详细情况,”欧比旺喝了口清茶润嗓子,“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在的时候,有人悄悄去了你的研究所,把兰克放出来伤人,”莎婷复述她所知的情形,“死伤相当严重,甚至有贵族的儿子遇难。那帮早看掘地不顺眼的参议员趁机借题发挥,掘委会为了甩锅,就同意把你交出去受审。”




“掘地会互相甩锅吗?”天行者疑惑地看向欧比旺,他似乎并未意识到此刻插嘴不合时宜,“我还以为你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唔……”欧比旺捋着胡须,“那我的动物们怎么样了?”




“这个……”莎婷犹豫起来,“它们……”




“到底怎么样了?”欧比旺焦急地瞪大双眼。




“警察已经封锁了你的研究所,”莎婷尽量用安抚的口吻说话,“兰克肯定要被处死了,其他食肉动物恐怕也难逃一劫,比如阿克雷、内克苏、力克……”




“不行,我得马上去救它们,”欧比旺再也坐不住了,蓦地起身,“安纳金,你的飞船还能开吧……”




“站住!”莎婷一反常态地拍桌而起,“你现在出去只会被抓!”




“可是我不能放着动物们不管,它们是无辜的……”




“公爵阁下,”一名侍女突然急匆匆步入小客厅,“阿米达拉参议员到了。”




“快带她进来。”莎婷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接着又转过身,愠怒地瞪着欧比旺。




“我知道你是为我担心,”欧比旺用双手环住莎婷的后腰,柔声抚慰道,“但是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危险。听着,我还有一个备用研究所,我可以想法子先把动物们转移到那里去……”




“克里兹女公爵,克诺比大师,晚上好。”




常服打扮的帕德梅·阿米达拉参议员披着松散卷发,冲二人微笑致意。欧比旺点头还礼,然后松开莎婷,用原力取来外袍。他披上袍子,头也不回地招呼安纳金:“安纳金,咱们走吧。”




无人回应。




“我恐怕你的司机并不想走。”莎婷幸灾乐祸地挥手指向僵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天行者。那家伙直勾勾地盯着帕德梅看,忽然不好意思地弯下腰去,似乎想掩饰什么。




“很正常,”帕德梅摇摇头,“和克洛维斯一个反应。”




 




13.




安纳金在曼达洛女公爵的公寓吃到了生平未见的豪华晚餐,但他并无心情享受,而是尴尬地在座位上扭动,这其中有两个原因。第一,他从来不知道吃一顿饭竟然这么麻烦,还要讲究左刀右叉酒肉相配等各种无聊规矩,按照他的过往认知,吃东西就是把食物塞进嘴里这么简单。




第二,帕德梅坐在他对面。




“菜还合你口味吧?”帕德梅冲他甜甜地微笑,“我叮嘱厨房把牛排烤得稍微焦一点,希望你喜欢。”




“我很喜欢!”安纳金忙不迭地点头。




帕德梅噗嗤一下笑出声,随后伸手去取餐桌另一端的苹果片。安纳金见状,立刻把全部精力集中到果盘处,并缓缓挪动手腕。




“天哪,原来你也会用原力!”帕德梅惊喜地看着飘在半空中的苹果片稳稳当当地落在自己的餐盘里。




“你对原力的掌握到这个程度了?”欧比旺扭头看向安纳金。




“原力是什么?”安纳金茫然地问。




“简单来说是个能量场,可以利用它超越常人官能的极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招是我15岁时无意中学会的,但是我只能移一些小东西,也移不了太远。”




“看来他是个被掘地忽略的原力敏感者?”莎婷看向欧比旺。




“我想是的,”欧比旺好像有些闷闷不乐,“而且……安纳金的原力似乎很强。”




 




14.




“我亲爱的欧比旺,”莎婷傲慢地站在双人卧室门口,她的视线冷如寒冰,“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监守此地,所以我建议你不要随便跑出去惹事。”




“我洗耳恭听公爵阁下的建议。”欧比旺浅浅鞠躬。




“这是我给你们泡的可可,”帕德梅把两杯热腾腾的饮料放在床头柜上,“祝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晚上。”




“也祝你愉快!”安纳金的笑容比塔图因的两个太阳加起来还灿烂。




房门关上后,安纳金端起马克杯,近距离嗅着可可的香味……以及帕德梅的香水留在杯子上的残香。




直到突然灌进屋里的冷风冻得他打了个哆嗦。




“你的飞船就在下面的停机坪,咱们可以悄悄开走,”不知何时,欧比旺已经站到了窗框上,“来不及了,必须趁天亮前把动物都转移走。”




“真要走?”安纳金恋恋不舍地放下杯子,“帕德梅还给我们泡了可可。”




 




15.




“你知道吗奎刚,有时候我真心希望你还是我的徒弟,”杜库一边低声咆哮,一边用原力开启研究所大门,“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关你禁闭了。”




“等这事了结,您爱怎么收拾我都成,”奎刚启动光剑照明,“但是我们必须找到犯人另有其人的证据,替欧比旺洗刷冤屈。”




“我理解来案发现场搜集证据的重要性,但是你还带着推车是为什么?!”




“既然欧比旺不在,总得有人给他的宠物铲屎吧。”




 




TBC








番外:掘地圣殿的灾难日




 




“欧比旺,这是什么?”奎刚狐疑地看着徒弟怀里那只毛茸茸的玩意。




“毛球,贸易联邦的一个舰长送的。”欧比旺把如同毛绒玩具的生物递了过去。




“它看起来十分可爱,”奎刚开心地摸了一把毛球,“我可以带回去给杜库师父看看吗?”




“当然可以。”




 




欧比旺在研究所忙了一宿,等他返回掘地圣殿时已是第二天上午。他行色匆匆地走在圣殿长廊上,忽然觉得脚底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于是收回脚,低头一看,结果发现那竟是毛球。




“奇怪,”欧比旺疑惑地拾起软乎乎的生物,“师父怎么会把毛球扔这里?”




不多时他的疑惑便得到了解答——一群掘地同僚说笑着向他走来,每人怀里都抱着一只毛球。他们爱抚着可爱的小生命,陶醉地听着它们发出的呼噜声。




“哟,欧比旺,”昆兰第一个看到欧比旺,立刻友好地挥手打招呼,“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和你的班萨女神约会约得不能自拔?”




“你的毛球是哪来的?”




“哦,你的师父发给大家的,”昆兰炫耀地举起毛球,“他原本只有一只,但是这种生物的繁殖能力好像很强。”




 




“我说,你们开会时能不能别带毛球?”




温杜愤怒地扫视掘委会在座成员,除他之外,每个人都在专心抚摸怀里的毛球。




“但是有了毛球后气氛更放松了,”普罗·孔挠着毛球的绒毛,“抱着毛球时,我的心情更平静、更安宁,我可以更好地融入原力。”




“我认为和毛球一同生活有助于我们领会生命原力之道,”奎刚一手抱着一只毛球,“毛球具备雌雄同体的独特生命循环方式,这能让我们更好理解光暗融合的原力平衡。”




“不要拿原力当借口,我认为你们只是被迷住了而已。别忘了信条,掘地不能心存依恋!”




“难道温杜大师不觉得毛球可爱吗?我记得您也是珍稀物种保护协会成员啊。”莎克·提轻笑道。她的毛球有三只,怀里一只,膝盖上一只,托格鲁塔头饰的两角之间还趴着一只。




“我当然喜爱动物们,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在工作时间逗动物玩磨洋工!”




“其实是这样的,”尤达懒洋洋地靠在几只毛球身上,“温杜大师本来也想摸毛球,但是毛球不喜欢他。”为了示范,尤达向坐在他旁边的温杜举起一只毛球,毛球立刻发出急促的尖叫声,像受了严重惊吓。




温杜的脸更黑了。




 




“没想到毛球的生殖力这么强。”欧比旺愣愣地看着奎刚的套间里堆成小山的毛球。




“毛球实在太讨人喜欢了,”奎刚用原力将谷物撒到毛球堆里,“托它们的福,今天开会时我成功替你争取到研究所扩建经费,除了温杜大师大家全票通过。”




“太棒了!谢谢师父!”




欧比旺不知道的是,他的幸福感仅仅维持了九个小时。




 




虽然欧比旺向来醒在闹钟前面,但是今天他却一反常态地被铃声惊醒了。怎么会?难道他睡过了?他勉强睁开睡眼,抬头看了眼钟,发现才凌晨三点。然而吵闹的响声一刻不停,仿佛要震碎他的耳膜。三十秒之后,他终于想起来那是通讯器的声音。




“欧比旺!看看你干的好事!”杜库的怒吼一下子把他吓精神了,“快告诉我们,有没有法子让那些毛球停止繁殖?”




“怎么了?”




“你自己来圣殿走廊看看!”




欧比旺来不及换衣服,披上袍子就准备出门。




可是他刚打开门,就被一群排山倒海而来的毛球淹没了。




 




“我很遗憾,掘委会决定取消经费审批,”奎刚鼓励地拍拍欧比旺的肩膀,“下次有机会,我会再提议案的。”




“多谢师父费心,”欧比旺叹了口气,“这次只要不受惩罚我就得感谢原力了。”




“哦,事实上,”奎刚的眼神游移不定,似乎他很难决断是否应该告诉徒弟这项噩耗,“委员会还是给我俩下了惩罚。”




“惩罚内容是?等等……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清理完圣殿的所有毛球,来吧,咱们开工吧。”




奎刚再次鼓励地拍拍欧比旺的肩膀。


评论(2)

热度(49)

  1. adelatooisaakfvkampfer 转载了此文字
    番外……混进了对家的毛球啊😂【老王打开门被砸一头毛球
  2. isaakfvkampferGrenier d'Abondance 转载了此文字
    掘地武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奎刚和杜库是不是有一腿。否则是伯爵也不敢把银行卡交给奎刚啊。他玩一拿起买一颗...